EN
面对近百亿吨的年碳排放,光伏制造业可以做什么?
时间:2021-03-04   浏览:0
三月伊始,中国正式进入“两会时间”。“碳达峰”“碳中和”等气候话题,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。
 
然而,要实现“双碳”目标,中国面临着诸多前所未有的挑战。
 

碳排放,虽然会对环境造成负担,但短期内依旧是人类生产生活无法避免的结果。国际能源署(IEA)预计,到2040年接近60%的一次能源需求仍将由化石燃料提供。
2018年,中国的年碳排放达到94.3亿吨,占世界总排放量的四分之一,成为世界第一大碳排放国。


用《新农业》科普杂志给出的统计测算,1公顷阔叶林平均一天吸收1吨温室气体,吸收这些碳排放大约需要2000多万年。


因此,减少碳排放是实现“碳中和”的重中之重。
 
其中,供给端的能源结构优化,对减少碳排放、实现“碳中和”起到关键作用。
 
根据第三方智库数据,以传统能源供能为主的电力、石油加工以及炼焦、交通等行业构成了我国碳排放结构的主要组成部分。即,使用由传统能源供给的电力,本身也占用了更多的碳排放份额。
 
隆基从2015年就开始思考:如何构建绿色全产业链,使用清洁能源生产清洁能源。与云南的邂逅,让隆基有了实践的契机。

 
云南省水电资源可开发量居全国第三位,以水电为主的清洁能源发电量占比达90.94%,每年可向社会输送2000亿度以上的清洁电力。然而这样丰富的水电资源,曾面临因无法消纳而成为弃电的窘境。
 
为解决此问题,云南一方面积极参与南方电网区域电力化市场交易,增加外送电量;一方面培育省内用电市场,支持工业企业用电需求,延展能源产业链,布局清洁载能产业发展。

这,与隆基一拍即合。

2015年,云南省政府迅速推进隆基入滇准备工作,隆基也紧抓时机,与丽江、保山、楚雄三地同时签订投资协议,把全球先进的单晶技术落户到云南。

目前,隆基在云南围绕光伏清洁能源中下游全力提升自身核心竞争力,打造单晶硅棒+单晶硅片双主轴的产业中心,建设保山、丽江、楚雄、曲靖四个生产制造基地。



截至目前,隆基已经在云南4座市(州)累计投资超过200亿元,云南也成为隆基在全球最大的硅棒、硅片生产基地。2020年,隆基云南生产基地累计消纳了26亿度水电,以每度火电二氧化碳排放强度约841克为单位计算,相当于少排放了21866吨的温室气体。


以每一度水电所生产出的光伏产品将在全生命周期发出50倍以上的清洁电力,相当于发出至少780亿度的清洁电力,能够支撑全国城乡居民生活用电3个月。


布局云南,利用水电制造光伏产品,仅是隆基用“清洁能源制造清洁能源”的开始。目前隆基的云南保山工厂和马来西亚古晋工厂已实现100%清洁能源供能,将完全绿色制造的光伏产品输送至全球市场。
 
除了生产端,隆基也积极行动,推动供应链绿色化发展,将绿色设计、绿色生产、绿色施工、绿色回收再利用、绿色产品全生命周期管理、生产者责任延伸理念融入隆基供应链管理体系,识别产品及其生命周期各个阶段的绿色属性,协同价值链上的供应商、制造商、物流商、销售商、用户、回收商等实体,对产品的绿色属性进行有效管理,减少其制造、运输、储存以及使用等过程的能源资源消耗和污染物排放。
 
绿电使用是全产业链绿色化的重要方式,也为提升产业的生态效率,探索更加可持续的发展模式提供了有力抓手。除了在生产过程中直接绿电使用外,企业还可以通过绿电购买、绿色电力证书认购、碳交易等方式实现生产过程中的“碳中和”。

隆基加入RE100,承诺在2028年实现100%绿电使用
 
在《巴黎协定》全球控温2摄氏度的预算内,留给人类的碳排放额度已经不足一半。中国更是面临着仅用40年左右时间将85%化石能源系统变成净零碳排放能源系统的巨大挑战。隆基已经在行动,并尽力寻求进一步的因应之道。
 
用《新农业》科普杂志给出的统计测算,1公顷阔叶林平均一天吸收1吨温室气体,吸收这些碳排放大约需要2000多万年。